本站搜索
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绥化新闻APP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市场监管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猛犸象诗刊

张笃德诗歌

来源:绥化晚报 2019-05-10 14:25:07 字体:

  张笃德,笔名竹马。中国作家协会会员。1964年生于抚顺。1986年开始在报刊发表诗歌作品,著有诗集《竹马诗选》《一个人的生命能走多远》《最后的工厂》。

  最后的工厂(组诗)

  工厂和市场的距离

  工厂离市场有多远

  骑上自行车你就知道了

  穿上工装你就知道了

  掀开饭盒你就知道了

  推开家门你就知道了

  女工说

  脖颈与项链有多远它就有多远

  男工说

  厚茧与奖金有多远它就有多远

  厂长说

  亏损与搞活有多远它就有多远

  商人说

  产品与股票有多远它就有多远

  官员说

  政策与改革有多远它就有多远

  诗人说

  春天与秋天有多远它就有多远

  我说

  坚持与希望有多远它就有多远

  扳手

  扳手很普通

  普通得似我们左手和右手

  总是在经意和不经意间

  被拿起或放下

  扳手是工厂最重要的组成部分

  是扳手把我们的想法

  连同爱岗敬业爱厂如家

  旋紧并固定到骨头里

  被拿起的扳手

  曾用叮叮当当的亮音

  清脆地表达忠诚和幸福的喜悦

  如同小伙得到爱情的承诺

  让激动点燃自己的身体

  可如今大多扳手被放弃了

  年轻材质好的扳手

  凭着身体的朗阔

  硬吃硬地闯天下去了

  那些老得掉了牙齿

  扭曲变形的扳手们

  像败血症患者

  锈迹从身体里渗透出来

  斑斑驳驳的筋骨

  一层层剥落……

  我就是扳手中的一员

  很清楚扳手的重量

  扳手的沉是真正的沉

  是由里往外的沉

  沉得让心里有一种格外踏实的感觉

  所以我想对机器说

  握住了扳手

  就等于握住了命根子

  走丢的螺丝

  走丢的螺丝

  披一身疲惫的红锈

  仅存的力气

  紧紧咬住了牙齿

  从紧固的岗位上下来

  被用力一抛或轻轻一踢

  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

  这一次走得太远了

  背井离乡

  在南方以南北方以北

  被随意拧在什么上

  任狠心的扳手勒裂身体

  或者在城郊的泥土里

  被鸡鸣犬吠所浸淫

  只有当笨手笨脚的农事

  碰响了筋骨

  这才想起自己固有的属性

  更多的是在街巷和集市上

  被扫帚推过来扫过去

  像暴雨来临前的蚂蚁

  惶惑中疲于奔命

  和工厂合影

  和工厂合影首选烟囱

  红白相间120米高

  避雷针上亮着灯

  吞云吐雾

  有如工厂高昂的旗帜

  其次选择工厂的大门

  黑色的大铁门白钢的电动门

  砖砌的门柱或豪华的大理石

  无论破旧得七扭八歪还是

  像凯旋门一样气派豪迈

  都是工厂的脸

  还要和一排排厂房合影

  阳光从天窗整齐地斜射进来

  照在电解槽真空包操作平台上

  工人手执钢钎是最好的衬景

  和工友合影一定要一只手

  拉着一只手另一只手

  互搭在彼此的肩膀上

  亲切的一瞬定格

  永恒的情感丝丝入扣

  像永不松动的螺丝钉

  抑或牢固焊接在一起的青春

  工业垃圾

  工业垃圾四个字

  让诗眼为之一亮随即

  吓出了一身冷汗

  什么是工业垃圾掉牙的扳手

  变形的铁钎裂纹的管材

  生锈的机器

  缺胳膊少腿的工具磨破的轮胎

  报废的计算机纠缠在一起的电线

  用过的油桶脱扣的螺栓碎玻璃

  旧塑料杂乱的边角余料……

  我在工厂工作十八年流过血汗

  受过伤用过的机器已经老旧

  有的肢残有的扭曲有的一身污垢

  工友们像七零八落的零件

  不是在角落里沉默

  就是在废品堆胡乱纠结

  我曾是工厂中的一员

  从金属中游离出来

  我还是不是钢铁

  或者工业垃圾

  骑自行车的工友

  骑着骑着

  同行的伙伴越来越少

  骑着骑着

  逼仄的路没有了方向

  骑着骑着

  就不由自主地哭了起来

  破旧残损叮当作响

  没有影响你的行程

  前有精美的跑车

  后有满载货物的重型

  你在夹缝中锲而不舍

  脸被尾气涂抹得天昏地暗

  你用超强的肺过滤污染

  穿梭于大街小巷厂区内外

  穿过钢筋水泥穿过灯红酒绿

  黑夜被你的身影擦得锃亮

  习惯了在颠簸中微笑

  迎头碰上朴素得像大白菜一样的爱情

  曾把自行车骑成一团火

  骄傲的后座上

  漂亮的女孩被颠得老高

  也有点儿背的时候下夜班

  骑着骑着掉进沟里呲牙咧嘴的

  不仅是自行车还有相互搀扶的工友

  像战场上溃败下来的患难弟兄

  应急排险自行车被骑成一道闪电

  像冲锋的骑兵战士

  最开心的时候是拿奖金当劳模

  自行车被擦得锃明瓦亮

  阳光下车条的辐射光耀眼

  内心的幸福和美好

  歌一样飞了起来

  可今天骑自行车的工友

  被灰尘暴土压迫得抬不起头来

  我经常看到喝得酩酊大醉的工友

  横躺在离工厂很近很近的小酒馆门前

  竖卧着的自行车也是朝着工厂的方向

  工人是什么样的人

  每天骑自行车上下班的人

  把胃挂在车把上摇来荡去或者夹在后坐上展示的人

  穿上工作服身体就会充满力量的人

  长得像铁锤模样的人

  皮肤在工业的照耀下黑里透红冒火星的人

  吼一声地球也要抖三抖的人

  钢筋和水泥做筋骨的人

  汗水掉在地上摔成八瓣的人

  手上的厚茧四季花开不败的人

  人生字典里永远只有劳动两个字的人

  陪伴和守护工厂睡眠的人

  梦里机器上开满鲜花的人

  为各种设备输入血液注入营养液的人

  手脚与各种开关连接的人

  像庖丁手里的刀一样在工厂的骨骼中灵活穿行的人

  大碗吃饭纵饮烈酒声音洪亮的人

  开荤玩笑洗澡时唱歌吊嗓子的人

  出入小酒馆顺手摸女老板屁股的人

  无论冬夏被酸腐的臭汗浸泡的人

  被下岗转制倒闭破产这些词追赶得东奔西跑的人

  像热锅上的蚂蚁似的人

  像温水里煮着的蛤蟆似的人

  经常在公路桥梁上聚合的人

  偶尔也会站在塔吊烟囱厂房最高处的人

  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少像废弃的设备

  锈从外往里走

  紧锁的眉头和皱纹说明

  心里的病痛已经长成了沉疴的人

  工人始终是国家的重要组成部分

  是机器的变种或者延伸

  被改革鼓舞和感召激情澎湃无私忘我的人

  肩负责任和使命把裤腰带勒进肉里的人

  推动历史车轮滚滚向前而自身被烟尘淹没的人

  一无所有是无产阶级最有力的证明的人

  无怨无悔始终为了生活不停拼争的人

  今天这样的一群人与呼啸前行的时代迎头打了个照面

  在擦肩而过的高楼和霓虹灯的眩晕中

  默默地低下头眼里噙着泪水

  我看见他们的身影像一道闪电

  划破美丽的夜空

  照亮了我们梦的眼睛

编辑:王晨昊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