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
首页 要闻 国内 国际 经济 餐饮 财经 汽车 房产 黑土摄影 武术健身 价格信息 概况 党政 安达 北林 海伦 兰西 微博
军事 体育 娱乐 视点 校园 时尚 综合 外宣 公益 黑土副刊 专题新闻 中省市直 明水 庆安 青冈 绥棱 望奎 肇东 微信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黑土副刊
走进萧红故居
//suihua.dbw.cn  2018-04-16 09:09:41

黄建如

  出哈尔滨城区,约半个小时车程,小城呼兰便到了。萧红的《呼兰河传》那条呼兰河静静地流淌着,像一条蓝色的飘带,轻轻地披在呼兰城的脖颈上。

  车过呼兰大桥后驶入萧红大街,下车沿街步行数百米,远远就看到一座青砖青瓦的院落,门楼上镌刻着“萧红故居”四个行书烫金大字。

  推开厚重的朱漆大门,庭院里静悄悄的,在灼灼阳光下和萋萋碧草中,是萧红洁白的塑像。她身着旗袍,围一条围巾,左手端书,右臂支着膝盖托着下巴,望着远方,凝神静思,仿佛是憧憬着自己的未来。此时的她,肯定想不到,她此后的生活会经历那么多的风浪,情路坎坷、命运多舛,年仅31岁便因病客死香港,一身才气消散于尘烟。看着萧红的塑像,我不由一声叹息!

  塑像身后是东院的五间正房,清末传统八旗式住宅,土木结构,青瓦彩椽,屋脊上翘,古朴典雅。纸糊的窗棂已经泛黄,叙述着流逝的岁月,我仿佛看到了年幼的萧红正顽皮地用小手指点透窗纸,新奇地偷看着这风雨飘摇的世界。

  正房分东西厢房。东厢房外间是萧红父母的居室,靠墙的火炕、褪色的蓝麻花被、笸筐中的针线、陈旧的太师椅、停止不前的挂钟、描金的衣柜,都还在细微地散发有些霉味的大户人家的奢华气息。东厢房里间是萧红祖父母的居室,依南墙照例是一铺3米多长的东北火炕,炕上有描金的柜子和一只牛皮箱。箱子太陈旧了,皮面斑斑驳驳。正是这只箱子,18岁的萧红提着它离开呼兰县城,走向哈尔滨、上海、日本、香港,开始了颠沛流离的一生。

  西厢房是萧红的居室。1911年的端午节,在苦艾飘香的日子里,一个叫荣子(萧红乳名)的小姑娘就诞生在这炕上。房间里陈设着八仙桌、书柜、黑板、琴桌、梳妆台等,展览柜里陈列着一些萧红的照片和字画,以及萧红生前留下的《跋涉》《生死场》《小城三月》《呼兰河传》等作品。

  穿过正房后门,便是萧红笔下屡次描绘过的后花园了。与其说是后花园,倒不如说是菜园更确切些,里面种着各种各样的瓜果蔬菜,显得郁郁葱葱,生机盎然。在后花园的西侧,有一座萧红和祖父的雕像。祖父头戴草帽,斜蹲在地上,萧红依偎在祖父的身旁,小手环绕着祖父左手。当年,小萧红在这里跟着慈祥的祖父种菜、栽花、锄草、追蜻蜓、捉蚂蚱,调皮任性,无拘无束。萧红八岁那年,生母不幸逝世,父亲刻板严厉,继母刻薄冷漠。记忆中,唯有和蔼可亲的祖父令她感受丰盈的慈爱与温情。我想这可能就是萧红短暂的一生中最为快乐的时光吧!

  绕过后花园由葡萄架起的绿色长廊,便来到了萧家的西院。这里的几处房屋都是萧家出租给别人居住或经营的,由此可以想像当年萧家的富裕与殷实,幼年的萧红也正是通过这里初步接触和了解了社会底层生活的困境。紧贴后花园的是一处磨坊,当年住在这里的“冯歪嘴子”就经常隔着窗子向萧红要瓜果。与磨房相邻的是西院正房,当年出租给王大姑娘居住,王大姑娘与“冯歪嘴子”曾发生了一段浪漫而又悲怆的贫民恋情,这些情节在萧红的《呼兰河传》里都有详细的描绘。

  夕阳西下,我却舍不得离开。这里是萧红《呼兰河传》的灵魂所依,是她创作诸多不朽作品的起点,是她走进中国现代文学殿堂的出发地。这个曾经笼罩着凄美与苦难的地方,是多么让萧红有叹不尽的酸楚与留恋啊。当她走出那个院落漂泊在外时,故乡仍然藏匿于心中,与生命融为一体,伴着呼兰河水在幽深的岁月里静静地流淌。萧红在生命最后的日子里,还深情地写道:“人类对着家乡是何等的怀恋啊!”

  我沿着青砖院墙,轻轻地走遍每一个角角落落,唯恐惊飞了栖息在角落里的那些陈年旧事。

 
作者:    来源:绥化日报    编辑:桑胜东
相关新闻
黑土摄影
绥化专题外宣片
黑土副刊
本网站为绥化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E-mail:shxwwang@126.com 联系电话:0455-83668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