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
首页 要闻 国内 国际 经济 餐饮 财经 汽车 房产 黑土摄影 武术健身 价格信息 概况 党政 安达 北林 海伦 兰西 微博
军事 体育 娱乐 视点 校园 时尚 综合 外宣 公益 黑土副刊 专题新闻 中省市直 明水 庆安 青冈 绥棱 望奎 肇东 微信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黑土副刊
忙年记
//suihua.dbw.cn  2018-02-11 09:32:00

红雪

  过年是不能少了鞭炮的。父亲会给我们几角钱,让我们到供销社或镇上买小洋鞭,姐姐、妹妹和村里的女孩子都要买头绫子。头绫子五颜六色,戴在她们的头上就有了生气和芬芳。

  腊月二十左右,家里要除尘和糊墙。我们买不起专门用来糊墙的窝子纸,在兽医站当会计的父亲就偷偷把单位的旧报纸、旧杂志拿回家。夜晚,父亲还会换上瓦数大一点的灯泡,提高屋内的亮度,全家人就开始糊墙、糊棚,有的刷浆糊、有的为站在高处的父亲递刷好浆糊的报纸……就这样,满屋子就被报纸包围起来,烟熏火燎一年的屋亮堂了不少,而那些糊在墙上的文字,也就成了我们一年中时常阅读的“报刊栏”,躺在炕上也会看到棚上大红的“毛主席语录”“农业学大寨”和“工业学大庆”以及毛主席会见外国友人的大幅照片。

  墙糊完了,父亲接着要更换相片。相片都铺排在玻璃木框里,悬挂在东墙或西墙上,是土屋里最豪华的风景画。

  那些老照片,就像是挂在我心间的一扇窗户,成为我生命摇篮中的风景。

  老照片都是黑色与白色的,以写实的手法记载着我们哇哇坠地后第一声嘹亮的啼哭,记载着举家迁徙漂泊的岁月,老祖母恬淡的微笑,深深隐匿到皱纹中的沧桑,不易察觉、欲言又止的瞩望……火盆是道具,还闪动着明明灭灭的希冀;田野是背景,一垅一垅的诗行,茁壮着广袤无边的遐想;三套车运载着高粱捆,行进在返回村庄的大路上,仿佛是泊在大海之中的一朵浪花,我们好像已经听到清脆的蹄音与大海的潮汐,交织而出的旋律——人生短暂的时间里,能够与稼穑合二为一,不是人人都可以做到的,可能有很多机会,但可能全阴差阳错了……

  这些照片是那么平常,可正是这平常让人不易忘记,且以烙印一样,刻在了我的灵魂深处。

  而今,回到老家,很少能看到那种在墙上悬挂一排的镜框了,黑白照片也几近绝迹。看到的是五彩纷呈的大幅结婚照,粉饰得新人恐怕连自己也不认识自己。

  过年,灯笼是不能少的。

  除了冻冰灯,还做玻璃灯。简单的,就用麻皮蘸上煤油,拴在罐头瓶靠近底部位置,然后点燃,罐头瓶底就会齐刷刷炸掉,配个木头做的灯座就成了灯笼;为了得到罐头瓶,我就装病,躺在床上不起来,不吃饭。妈摸了摸我的头,就邪乎大涨地说:“有些低烧,快给他买瓶罐头吧……”要知道,那时能吃上罐头的都是老人,是亲戚间走动串门的“四合礼”中一礼儿。而买这瓶罐头,就要少买父亲喝的烧酒。吃罐头时,妈妈分给了围上来的弟弟妹妹一些,剩下几块留给我,还有罐头汤……一小口一小口慢慢品、一小勺一小勺慢慢喝,再倒进热水,把罐头瓶里的甜味一点不剩地涮下来,喝了,病好了……我乐颠颠地拿着罐头瓶跑了,找要好的小伙伴去做灯笼。

  灯笼还有用五彩纸糊的,虽透亮度不好,可也十分招摇。最高级的当属隔壁住的表哥做的玻璃灯笼了。当民办教师的表哥用玻璃刀割出一条一条的玻璃,再用黑胶布往一起沾……我是相当羡慕表哥做的灯笼的,只可惜我拿不出玻璃和黑胶布,玻璃灯笼也就成了梦,为这我是怅然了很长时间。可梦,并未破碎。

  年三十晚上,小伙伴们冒着严寒,仨一群俩一伙拎着各式各样的灯笼,出没在村东村西的夜色中,老远一瞅,仿佛地上的星群。小伙伴们比试着、疯闹着,成为除夕之夜高潮的前奏!

  接下来,就到了发纸环节,点燃黄纸,再用谷糠或是苞米瓤子浇上煤油,点着,一堆儿一堆儿地撒,鸡架前、猪圈边、狗窝旁……整个院子,火光四射,这是农家大院一年中最隆重的仪式,是先辈们憧憬光明的一种庄重表达!

  临近午夜,不知村子里谁家率先点燃了鞭炮,那噼噼啪啪的响声,就成了导火索,整个村子瞬间鞭炮齐鸣,二踢脚、钻天猴,在天空炸响,闪着光。这是村人对上苍的喧泄,还是迎接天神,祈祷大地丰腴,我不得而知。反正,数千年来,在温饱线上挣扎的先辈们都是这么过年的。

  吃完了饺子,一般情况下我们是不会睡觉的,要守岁。守岁就是不能睡觉。我们就约上村里的小朋友们玩耍,打牌、掷嘎啦哈,或是围在母亲和父亲身旁,吃冻梨、嗑瓜子,唠家常。不管干什么,是一定要坚持天亮的……因妈妈说:年三十不精神,一年不顺当。

  我信了,一直坚持着,直到我进了城,有了自己的家。可是,随着年龄的增大,渐渐慵懒了,守岁的习俗没坚持住,由此这半辈子过来,总是坎坎坷坷。

  如果信了妈的话,该是顺顺当当,那多好呀!

  忙年,忙得一丝不苟,忙得有板有眼,忙出了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也忙出了孝道、友爱和情怀。

  我们都从各自的家,来到母亲身边陪她过年,可晚辈们大都低头一刻不闲地收看和发着微信,我们也把眼睛大多时间交给了电视、手机和朋友、同学、战友、微友的聚会,家里人说会话反而显得多余,更是奢侈,陪老人的时间少之又少,年的氛围随着高科技的普及一点一点变淡了……

  幸福之中,我又有些担心。若干年后,还有过年的必要吗?因为我们天天都在过年,不用买新衣、不用办年货,更不用糊墙,也不用做灯笼……还会有人盼年吗?一大家人天南地北地赶到妈的身边过年的场面还能坚持多久?

 
作者:    来源:绥化日报    编辑:桑胜东
相关新闻
黑土摄影
绥化专题外宣片
黑土副刊
本网站为绥化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E-mail:shxwwang@126.com 联系电话:0455-83668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