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
首页 要闻 国内 国际 经济 餐饮 财经 汽车 房产 黑土摄影 武术健身 价格信息 概况 党政 安达 北林 海伦 兰西 微博
军事 体育 娱乐 视点 校园 时尚 综合 外宣 公益 黑土副刊 专题新闻 中省市直 明水 庆安 青冈 绥棱 望奎 肇东 微信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黑土副刊
粥中岁月长
//suihua.dbw.cn  2018-01-29 09:29:51

王永清

  袁枚在《随园食单》中说:“见水不见米,非粥也;见米不见水,非粥也。必使水米融洽,柔腻如一,而后谓之粥。”想起了腊八节喝粥的事,喝一碗腊八粥,粥香四溢,香浓软糯。觉得日子也像粥一样甜了。

  记得小时候,母亲特别喜欢给我们熬粥喝。母亲说,粥养人。其实母亲熬粥是为了节省粮食,要不了多少米,就能熬一大锅粥,让一家人混个肚儿圆,虽然并不耐饿,在那个粮食紧缺的年月里,能喝上一两碗粥,也是难得的享受。

  每到腊八节,天边刚泛起鱼肚白,母亲就要起床做腊八粥。熬粥是个慢功夫的细活,母亲先把不易煮烂的红豆、小米、小豆下锅,用大火煨煮,待它们煮开了,再加入糯米、栗子、核桃仁等,用小火不急不躁地煮着。听着锅内咕嘟咕嘟的声音,香气也就一圈一圈的四溢开来。

  我们闻着香气来了,围着灶台一遍遍问母亲,好了没?母亲问烦了,像轰小鸡一样把我们赶出厨房,怜爱地说:“还早着呢,好了,我会叫你们。”但过不了多久,我们又慢慢聚拢在灶台边围成一排……

  终于等到出锅了,腊八粥又稠又亮,那鲜红的枣儿,白嫩的花生,翠绿的青豆,以及都已经开了瓣的核桃仁,每一样都甜丝丝,香喷喷地透着热气。舀一勺含在嘴里,清香瞬间溢满舌尖,吞下去,只觉得有一种暖,滑过喉咙,温暖了五脏六腑,那是一种透心的暖。

  粥就这样温暖过那些贫瘠的岁月。后来生活好了,在我心中,粥仍然像一位乡下的故人,那么亲切地萦绕在我的记忆里,不离不弃。

  腊八节是中国的传统节日,《荆楚岁时记》:“十二月八日为腊日。”也是“成道节”。到了南北朝,民间便将“腊日”与“成道节”合二而一,统称为“腊八节”。历史上,许多文人墨客也留下了许多颂扬腊八节的名篇佳作。

  诗人杜甫在《腊日》中写道:“腊日常年暖尚遥,今年腊日冻全消。侵陵雪色还萱草,漏泄春光有柳条……”诗人写诗的那个腊日气候是多么温和,冰冻全消。诗人高兴之余准备辞朝还家,纵酒狂饮欢度良宵。

  陆游在《十二月八日步至西村》中也流露出美好景象:“腊月风和意已春,时因散策过吾邻……今朝佛粥交相馈,更觉江村节物新。”诗人从腊八节中嗅到了春的气息,吃了腊八粥,那春,想是踩着梅花瓣儿姗姗而至。

  又是一年腊八到,妻在超市买了一箱八宝粥准备过节,这与母亲做的腊八粥怎么可以相比?我是多么怀念母亲为我做的腊八粥啊,因为,那粥里融化的有亲情和爱,很悠远,很绵长。

 
作者:    来源:绥化日报    编辑:桑胜东
相关新闻
黑土摄影
绥化专题外宣片
黑土副刊
本网站为绥化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E-mail:shxwwang@126.com 联系电话:0455-83668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