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
首页 要闻 国内 国际 经济 餐饮 财经 汽车 房产 黑土摄影 武术健身 价格信息 概况 党政 安达 北林 海伦 兰西 微博
军事 体育 娱乐 视点 校园 时尚 综合 外宣 公益 黑土副刊 专题新闻 中省市直 明水 庆安 青冈 绥棱 望奎 肇东 微信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黑土副刊
雪天的童话
//suihua.dbw.cn  2018-01-22 09:57:50

  赵清秀

  眷恋北国雪天,缘于那刻骨铭心、没齿不忘的美丽乡愁。

  我的故乡,坐落在北国海伦。在那里,我度过了幸福、欢乐的童年和少年。时间虽然转瞬过去了几十年,但岁月的洪流并没有冲淡我甜美的回忆,每每想起那些雪天的往事,我就久久地沉浸在绵绵的怀念之中。

  故乡的冬季,人称是雪的世界。雪世界自有雪世界的美丽和乐趣,并不像有些人所想象的那样,满山遍野经常刮着凶悍猛烈、桀骜不驯的“大烟炮”,而更多的落雪是矜持的、悄悄的、静静的,更像初恋的少女幽会情人时那轻盈的脚步,总是在人们殷殷的企盼中潇潇洒洒而来,像无数只洁白的蝴蝶,漫天飞舞,像无数朵雪白的梨花,漫天开放。尔后,便无声无息地投入大地母亲的怀抱,染白了北国的一切。是它,给树林围起了一条似棉花如鹅毛织成的大头巾,阳光下,寒风中,那些亮晶晶、毛茸茸的玉树银枝,如龙飞,似蛇舞;是它,给小河捎来了一面光滑明亮的镜子,又盖上了一层厚厚的白色大床单;是它,给裹入臃肿冬衣里的人们的生活,送来了无限的乐趣。

  你看,红红的太阳慢慢从东方升起,露出微微的笑脸,朵朵晶莹闪亮的雪花,潇潇洒洒,在天空翩翩起舞,变幻折射出奇妙缤纷的光彩。

  你听,“下雪啦,下雪啦!”,随着喊声,各家各户的房门开了,鸡也欢了,狗也跳了,满村荡开了欢声笑语。

  雪地成了孩子们的乐园。他们着魔似地不顾大人们的劝阻,不顾天寒地冻,冲到院子里,仰起脸蛋看着雪花,张着小嘴接着雪花,无遮无拦地渲泻着体内不知涌动和等待了多久的火样激情。他们挥动扫帚和铁锨,七手八脚地堆雪人,等大人们穿戴齐整走出家门时,孩子们已在他们早已堆好的眉开眼笑、伸胳膊撂腿的一个个雪人空中,风风火火地打起了热热闹闹的雪仗来,一个个打得东倒西歪、东躲西藏、难分难解,小手、小脸冻得通红,头发和眉毛上,结满了毛茸茸的白霜,累得连喘出的哈气都变成了一团团、一缕缕淡淡的白雾,浑身上下、连头带脚都沾满了绒绒的白雪。

  村外小河的冰上,一些花枝招展的孩子在滚雪球、抽冰猴、滑冰车,玩得兴高采烈。虽值数九寒天,但从他们的脸上,却看不到一点寒意,看到的是他们在雪地里、在冰上,尽情享受大自然赐给他们的欢乐。

  此时,已年长他们好多岁的我,不再对他们的这些玩法感兴趣了,而是热衷于去“滚”那些头顶红彤彤、叫声“嗒嗒”的苏雀。每当这个时候,我便拿起自己用秫秸和蒿杆扎成的鸟笼,带上几株苏子和一些谷穗,到村南的小树林里去滚苏雀。把苏子和谷穗别在鸟笼的“滚”上,然后再把鸟笼挂到树上,或者放到林间的空地上。笼子中的“由子”(早滚到的,喜欢叫的苏雀)一叫唤,便会召来一些苏雀,招来的苏雀落到鸟笼上,去吃别在“滚”上的苏子和谷穗,便被滚进笼子里。看到一只只苏雀被滚到鸟笼里的刹那,心里甭提有多兴奋了。有时,一天能滚到一二十只。回到家里,选几只爱叫的,把翅膀稍微剪短一点,放到屋子里,然后再用秫秸给它做个小梯子,立在窗台上,在梯子上插几个谷穗,苏雀便在梯子上上蹿下跳起来,一边吃着谷穗上的谷粒,一边叨窗户上结的冰霜,一边发出“嗒嗒”的鸣叫声,使整个屋子都充满生机和活力。

  有时,我还跟着叔叔、哥哥到野外大地里套野兔、药野鸡。一大早,拿上早已准备好的用细铁丝做成的兔套和装上药的玉米粒,跟叔叔、哥哥出发了。到野外的雪地里,寻找那一趟趟野兔行走时留在雪地上的脚印。找到后,将兔套固定在野兔行走的道上。野兔路过时,就会神不知鬼不觉地被套住脖子。尔后,再到野鸡经常光顾的地方,扒去盖在地上的雪,在露出的黑土地上撒上一些装有药的玉米粒。野鸡觅食时,看到露出的黑土地便会落脚,当它见了撒在地上的金灿灿的玉米粒,便会大口大口肆无忌惮地吃起来。食进肚,一会儿工夫,药就会发作,野鸡便会静静地躺在地上。有的即便飞了,也飞不多远就会掉在地上。赶上幸运,一天能套好几只野兔,药好几只野鸡。当我背着套到的野兔和药到的野鸡,披着落日的晚霞,踏着没脚脖子深的大雪,走进村里的时候,大人小孩看到我的“战利品”,都投来羡慕的目光。到了晚上,当热腾腾、香喷喷的兔肉和野鸡肉端上饭桌时,爷爷和爸爸便端起了那本地产的醇香的粮食酒,就着野味,喝得满脸挂着红云,露着微笑,一家人吃得津津有味。有时,邻居也赶来凑热闹,品尝野味,吃肉喝酒间,还不时竖起大拇指直劲夸我:“别看人小,能耐挺大,将来一定有出息!”夸得我心里美滋滋的,比吃野兔肉、野鸡肉还高兴。

  在风雪的洗礼中,我渐渐地长大了。故乡的雪,是我的良师,是我的益友。

  眼下,又到故乡雪花飘舞的时候,我这颗游子之心,又生出一片至深的怀乡之情。于是,白日思雪,夜里梦雪,我的心又飞回到我深情迷恋的故乡那洁白无暇的雪天雪地雪世界。

 
作者:    来源:绥化日报    编辑:艾文英
相关新闻
黑土摄影
绥化专题外宣片
黑土副刊
本网站为绥化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E-mail:shxwwang@126.com 联系电话:0455-83668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