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
首页 要闻 国内 国际 经济 餐饮 财经 汽车 房产 黑土摄影 武术健身 价格信息 概况 党政 安达 北林 海伦 兰西 微博
军事 体育 娱乐 视点 校园 时尚 综合 外宣 公益 黑土副刊 专题新闻 中省市直 明水 庆安 青冈 绥棱 望奎 肇东 微信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校园  >  国内教育
【职通车】为自闭症儿童上课是怎样的体验?
//suihua.dbw.cn  2017-12-29 11:01:15

  “请大家坐好,小手不动,眼睛看着老师。”在北大医疗儿童发展中心花园路分校,刘楠站在教室中,手拿自制的数字教具,让正在进行自闭症康复训练的孩子们用手去抚摸。

  作为自闭症儿童培训师,刘楠已有4年多的从教经历。

  自闭症儿童又被称为“星星的孩子”,犹如星星一般,闪烁着光芒。与刘楠一样,从事自闭症儿童康复训练和教育的老师通常要付出更多精力。这些甜美活力有理想的90后年轻老师付出了很多,同时收获了很多。在许多老师眼中,孩子的一点点改变,都是自己坚持下去的理由。

  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的调查数据显示,全国持证自闭症康复资格人员约6000人。全国相关毕业生,每年约7000人。

  为自闭症儿童上课是种怎样的体验?老师在教学中需要注意哪些细节?会有哪些不为人熟知的突发情况?通过对自闭症儿童培训师群体的调查,记录下她们的故事。

  每天要应对8节课

  上午9点,明亮的教室中,七八把椅子一字排开,书架上摆放着各种字卡和玩具。刘楠情绪饱满地带领儿童做着动作,微笑一直挂在脸上。

  走在北大医疗儿童发展中心花园路分校走廊里,个训教室、感统教室一个挨着一个,与普通学校里整齐的朗朗读书声相比,这里的声音有些单调,老师不断重复着话语,有的儿童含糊不清地表达着自己的想法,偶尔也能听到孩子的哭闹声。

  10分钟后,一阵喧闹声打破了宁静。在刘楠与其他两名老师的带领下,7个三四岁的儿童站成一排,一个挨着一个排队去上厕所,家长也悄悄地探出头望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

  25岁的孙聪喝了两口水,拎着教具准备去下一间教室。水果、汽车、动物……用蜡笔涂上颜色,塑封后裁剪下来,用于与儿童的图片沟通。“这些教具都是我们自己做的,就是为了让孩子们能有更加直观的感受。”

  上课时,孩子对每个指令的反应,孙聪都会马上低头记录。“用比较快速的方式记录,记录下孩子的表现,作为孩子的信息反馈和数据统计。”

  课上,一名男童的注意力不够集中,刘楠俯下身子与他沟通,不时拿出带着动物的卡片或者拼图等给他讲解,尽量能让他完成自己的一些指令。这名男童到这里进行康复已经有三个多月,但是语言表达还不到位,上课时注意力时常不集中。临近下课,男童做对了所有任务,刘楠伸出右手与男童击掌庆祝。

  刘楠每天要上8节课,下课后会有家长围住她,询问孩子的情况。回答完家长的提问,她匆匆喝口水,便准备继续上课。“有的时候还会为需要强化训练的孩子加课,一天会上10节课。下班后再将孩子上课时的表现统计好,用于周、月的统计反馈给家长。”

  几乎每个老师都受过伤害

  因为自闭症孩子的特殊性,孩子在社交上存在障碍,许多孩子无法正常地跟外界人群进行沟通。“每个孩子的个性都不一样,有些孩子宣泄的方式存在攻击性行为。”

  刘楠的手臂上,被抓伤、咬伤的情况时常出现。

  不久前,一名6岁的男童来到了中心接受干预。男童几乎没有语言能力,只是会含糊地发出一些声音。

  初一见面,男童对着刘楠的笑容让她很有亲近感,但是上课中的接触,却让刘楠备受伤害。如果不能满足他的要求,男童的情绪就会变得易怒。“他的手抓到脸上,就感觉脸好像一下子肿了起来。抓到胳膊上,马上就会出现血印子。几乎所有的任课老师都被这个男童打伤过。”

  面对这样的情况,刘楠忍着疼痛,蹲在男童身前,轻轻压住他的双臂。握住男童双手,轻轻为他按摩、挤压双手,让他变得平和舒缓。

  “很多时候,要直面伤害。从肢体接触后,我们会引导孩子,让他们说出发脾气的原因。”刘楠说,这样做的目的就是帮助他们用语言表达情绪。

  一次课上,一名16岁的自闭症男孩突然发作,用力一推,刘楠一下子弹了出去,重重摔在地上。“他一拳打在木门上,就一下子可以将门打一个洞。”

  在刘楠的疏导下,男孩慢慢恢复了平静,他双手交叉在胸前,并抱紧肩膀慢慢走近了刘楠,“疼不疼?”男孩的询问让刘楠十分意外。

  “他之所以把手抱紧,是想表明他的手已经捆在一起,不会再打人了。”刘楠说,很多自闭症的孩子甚至会对老师打骂、撕咬,作为特教老师,“挨打”是“家常便饭”。

  在不断的教学中,刘楠也对自闭症有了更为深切的了解,这些孩子需要比普通孩子更多的爱与关怀。没有任何一个老师会对孩子的撕咬生气或者不解,反而会去积极引导他们,让他们尽快平稳下来。

  发准一个音需成百上千次训练

  圆脸庞,戴一副深色全框眼镜,25岁的孙聪,做了近三年的自闭症教师。

  教室中,两三岁的孩子们站成扇形,家长在后面辅助,孙聪站在他们对面。“举起小手、慢慢坐下、起立站好。”孙聪重复地说着简单的动作,一名男孩特别爱动,注意力并不集中,听到指令也未做出反应,一名女孩动作则比较缓慢。孩子们每做一遍,孙聪都会鼓掌进行鼓励。

  “刚开始挫折感挺强的,一些很简单的动作,自闭症孩子却怎么教都学不会。”刘楠说,在刚刚入职的时候,自己有些不知所措。“没有质变,就是因为量不够。”

  在个训课上,40分钟的时间内,要完成8个目标,每个目标要进行6组以上,时间非常紧凑。

  “指眼睛”,在刘楠发出指令后,对面的男童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重复了她的话。刘楠一边不断重复着指令,一边做着动作。

  在刘楠看来,自闭症孩子每拍一次手,发准一个音节可能需要成百上千次的训练,有时一句话要教一个月。“老师也要在这个过程中,不断根据孩子的反应对教学方法进行改进和优化,直到孩子能够理解并做出动作。很多话,自己都不知道重复了多少遍。”

  早上8点,刘楠与老师们便来到学校,布置教室并打扫卫生,整理教具。而后便在教室中等待孩子,每当有孩子进入,刘楠都会主动与孩子打着招呼,并俯下身子给孩子一个拥抱。直到下班,一共上了8节课,刘楠的嗓子有些沙哑。

  “上课的时候和下班回到家,完全是两种状态。”孙聪说,每当走进课堂,她都会保证自己情绪饱满的状态,但是下班后,便会疲惫万分。

  一点点变化就让老师感动满满

  孙聪至今还保留着一份写得密密麻麻的“家长沟通本”,上面记录了孩子每周的变化和教学计划。

  这是孙聪所教授的第一个孩子,这名儿童已经进入小学,开始了与普通孩子一样的生活。“虽然在接受和理解能力上会有些不同,但是他已经回到了社会中,与小伙伴儿一起学习生活。”孙聪说,自闭症的孩子比普通孩子更天真单纯,他们之所以被称为“来自星星的孩子”,因为他们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拒绝接受别人传递的信息,也不会表达自己。哭闹甚至暴力,成为他们在发泄情绪的方式。

  刘楠解决问题的方式就是融入这些孩子的内心,这样才能懂得他们的表达。细心观察,关心他们。“耐心、细心地为孩子做引导。看到孩子有一点进步的时候,我就及时给他拥抱和鼓励。”

  在北大医疗儿童发展中心教学主管蔡红莉看来,这些“90后”的特教教师都是鲜活的,她们有着足够的敏感度,观察孩子的变化。用聪慧的方式与孩子交流,同时在课堂中活泼具有感染力。并用最快的反应速度来处理课堂上突发的问题。

  “当一个几乎没有语言能力的孩子开口说话的时候,我兴奋得像他的妈妈一样。内心被幸福与感动填满了,充满了自豪感。孩子的一点点改变,都是我们坚持下去的理由。”孙聪说。

  一名家长在论坛中写道,从未想到过孩子会像普通孩子一样进入校园,是特教教师通过专业的引导,忍受着身体及精神上的痛楚,渐渐给了自闭症孩子一把打开多彩世界的钥匙……(记者赵喜斌)

 
作者:    来源:新华网    编辑:刘申
相关新闻
黑土摄影
绥化专题外宣片
黑土副刊
本网站为绥化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E-mail:shxwwang@126.com 联系电话:0455-83668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