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
首页 要闻 国内 国际 经济 餐饮 财经 汽车 房产 黑土摄影 武术健身 价格信息 概况 党政 安达 北林 海伦 兰西 微博
军事 体育 娱乐 视点 校园 时尚 综合 外宣 公益 黑土副刊 专题新闻 中省市直 明水 庆安 青冈 绥棱 望奎 肇东 微信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黑土副刊
九旬老爹的“五一”情结
http://suihua.dbw.cn  2017-05-08 08:41:35

鲁芦

  96岁的老爹,这辈子最看重的节日就是“五一”劳动节,他经常说,这节那节什么节也赶不上劳动节贵重。因为它是专为劳动人民设立的,一到这个节日,我心里感到特甜蜜、特幸福,就像吃蜂蜜拌糖一个样。

  老爹一辈子务农,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我小的时候依稀记得,家里在西下洼只有二亩薄地,是一片盐碱地,一到春天白花花地泛着盐花,就像地里铺了一层凉晒的棉絮,一片连着一片,种啥也不长,是块兔子不拉屎的地方。父亲却对这片土地爱惜得不得了。为了压住盐花,他起早贪黑地捡拾粪肥。那时粪肥珍贵,捡粪的人多,老爹把屯子转遍了,也捡不了半筐粪。没办法,每到开春的时候,他挖塘池的淤泥,再拌上草木炭,家里没车也没牛,他就一挑子一挑子地往地里担,一里地的路程,每天都要担上三四十趟。我总看到老爹的额头上泛开出像豆花样的汗珠,也顾不得擦一把,依旧像脚下生风似地奔跑着。父亲的辛劳没有白付出,地里的白色盐花减少了,终于黄色的土质越来越多。那一年地里的麦子破天荒地每亩打了160斤,在全屯子窜高冒尖放了大炮杖。老爹高兴地眉眼里都挂着彩,笑得嘴都快裂到耳朵上。

  新中国成立后,紧接着进行土地革命,我家分了三亩高岗上的地,还有一头小毛驴,高岗上的地虽然也有盐花,但是轻多了,像是长过痤疮的头皮,只零星的有几块。当父亲听说这块地归他时,脸上顿时起了一片火烧云,激动得每块肉都在颤抖,自然也像爱命似地珍惜这片土地。老爹为了压住盐花,就深翻土地,但家里新分的那头小毛驴是无论如何也拉不动犁杖。父亲就在犁杖的左右两侧各拴了外套,一边是缠着小脚的母亲,一边就是只有八岁的我。尽管人畜合力,但拉起犁杖来还是很吃力的,因为盐碱地不透水,下过的雨都在地面含着,弄得土地很板结、很坚硬,深翻并非容易。扶犁的父亲只好猛力地推着犁杖,这样犁杖才艰难地前行。大片的春泥像大海的浪花一样向两侧掀翻过去,露出了略显褐色的泥土,父亲按捺不住心头的兴奋,停住犁掬起一把泥土,伸出舌头舔了又舔,我问父亲是啥滋味?父亲砸着嘴说,虽说仍是咸的,但有些甜的味道。父亲说这话时,眉眼里全是笑,好像是被幸福包围似的。

  再到后来,农村实行了合作化,乡亲们见父亲憨厚老实又肯干,一致推选他当了生产队长。俗话说:“大小是个头,强起站岗楼。”队长不管咋说,也管着三十多人的劳动力,可以当甩手撑柜的,借着由子不干活。可父亲不是这样,每逢出工的钟声响过,他总是第一个到场,派完工以后,他就跟着社员一起下地,什么活重他干什么活,而且一样拿垅抱趟子,还时常接济那些干活慢的社员。有人说:“你大小也是个干部,指挥指挥就行了,何必跟着大伙一块干。”父亲终是笑哈哈地说:“我是生产队长,不带头参加劳动那怎么中!”父亲当队长28年,年年被选为模范生产队长,还出席过全县的劳模大会。

  再到后来,我离开故乡来到黑龙江。二十年前,父亲已经到了人生古来稀的岁月,已经种不了地,生活也有诸多不便,这才搬迁到我居住的城市里来。可没待上半个月,父亲受不了,非要让我给他找块地种。这可难坏了我,当时郊区的角角落落,已被城镇居民的小开荒占得水泄不通,再插进去一锄都很难。父亲却不甘心,天天跑到郊区溜达转悠,目光瞄上了当年侵华日军留下的废弃机场。由于日军投降时炸毁了机场,这里早已是断垣残壁,瓦砾遍地。父亲说这个地方中,上边铺上土照样可以种地。父亲从那一刻开始,饭碗一撂,就往旧机场跑,他先捡净那些砖头瓦块,后又从附近的地里挑来好土垫上,奋斗了一个月,终于平整出有半分面积的土地。父亲捧了一把黑土,用力捏了又捏,呵呵地笑道,这土真好呀,捏一把都冒油。

  有了这块再造“土地”,父亲都像年轻了几岁,似乎脸膛也红润起来。那块地离家有四里多,每天刚放亮他便来到这里,先把地一锨一锨翻过来,再用小耙子细细地梳拢,就像给他心爱的毛驴刷毛皮一样用心仔细。春天到了,父亲把各式各样的菜籽种在地里,不几天就钻出柔嫩的绿芽,齐刷刷地排着队,好像一汪碧水,伸叶抖枝地跳着舞蹈。父亲伺弄得越发上心了,浇水、施肥、除草、打杈,一天忙个不停。整个土地弥漫着香甜的气息,也沁醉了父亲的心。父亲对土地是那般的亲近,对劳动是那般的虔诚,就像个孩子满脸洋溢出灿烂的阳光。

  这块土地伴随父亲十多年,成为他开心的园地。再到后来,父亲随我来到一个县城,住到中心区的一座楼房,这次彻底割断了他和土地的联系,况且已是八旬出头的老人,我以为他不会再惦记着土地,再掂记着劳动。我却想错了,到县城的第二年,父亲高兴地对我说,有个住户搬走了,把那块地转让给了他,尽管那地只有两铺炕大,但父亲却高兴地眉开眼笑。因为地就在楼下,父亲看作是宝地,每天早晨起来,他一手拄着拐杖,一手拎着半桶水去浇地;深秋的时候,还为菜园架起塑料棚,让那些蔬菜多生长些日子。这块菜地一种就是16年,从80岁开始,一直到今年96岁,都从没停过。五一节前夕,一些花色各异的菜籽又下了地。在父亲看来,劳动的过程随时都有乐趣而生,劳动得到的是希望,得到的是快慰,收获自己的劳动果实,那才是世上最美最爽的事情。

  劳动节前夕,老爹对一位前来采访的记者说:“我96岁了,还参加力所能及的劳动,就是为了寻找生活的乐趣。我虽然不能撸起袖子,甩开膀子大干了,但我还能‘锈花’,给土地‘锈’出一朵鲜艳的花来。”

 
作者:    来源:绥化日报    编辑:桑胜东
相关新闻
黑土摄影
电视新闻
电视新闻
电视晚新闻
绥化专题外宣片
黑土副刊
本网站为绥化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E-mail:shxwwang@126.com 联系电话:0455-8366877